全国热线电话:400-086-6670

欢迎来到山东仕达思生物产业有限公司!

Copyrights © 2020  山东仕达思生物产业有限公司   鲁ICP备12012206号   地址:济南市历下区华能路38号汇能大厦2903

生殖道微生态专题

育龄妇女阴道的微生态状态与不孕症的关系

分类:
不孕不育
发布时间:
2018/11/13 16:14
浏览量

育龄妇女阴道的微生态状态与不孕症的关系

陈敏徐素君雷丽红陈立新叶菁华戴凌红张佳佳

浙江省温州市中医院妇产科,浙江温州325000

[摘要] 目的研究及分析育龄妇女阴道的微生态状态与不孕症的关系,为不孕症的诊治与防控提供参考依据。方法选取2014 年6 月~2016 年6 月期间于浙江中医药大学附属温州中医院进行诊治的100 例不孕症妇女为观察组,选取同时期的100 例同龄健康妇女为对照组,将两组的白带pH 值、阴道清洁度、念珠菌、阴道毛滴虫及线索细胞的检测情况进行比较,同时比较观察组中不同病因(器质性不孕与功能性不孕)与妊娠史(先天性不孕及继发性不孕)者的检测结果,并以Logistic 分析白带pH 值、阴道清洁度、念珠菌、阴道毛滴虫及线索细胞等因素与不孕症的关系。结果观察组的pH 值异常率高于对照组,阴道清洁度差于对照组,念珠菌、阴道毛滴虫及线索细胞的检出率高于对照组,且观察组中不同病因及妊娠史者的检测结果也有明显差异,Logistic 分析显示,白带pH 值、阴道清洁度、念珠菌、阴道毛滴虫及线索细胞等因素均与不孕症的发生有密切的关系(P 均<0.05)。结论温州市育龄妇女阴道的微生态状态与不孕症有密切的关系,白带pH 值、阴道清洁度、念珠菌、阴道毛滴虫及线索细胞均是对不孕症影响较大的因素,应重视对这些因素的监测与干预。
[关键词] 育龄妇女;阴道微生态状态;阴道清洁度;不孕症
 

    近年来, 关于不孕症的各方面研究不断增多,其中关于阴道微生态状态与不孕症的关系研究即并不少见,但是对于此方面的细致研究十分不足,也有较多研究认为阴道微生态状态对不孕的影响不大。阴道的健康状态失衡导致其局部状态较差,不利于性生活的顺利进行,对于受精过程的不利影响也十分突出,同时菌群失调导致感染的发生,也造成不良影响。但同时也有研究[1,2]显示,其中某些因素及某些影响因素对不孕症的影响较大,其之间有密切的关系,而阴道状态对不孕的影响并不突出,鉴于上述研究差异突出的情况,对其进行研究的意义较高[3]。本文就育龄妇女阴道的微生态状态与不孕症的关系进行研究与分析,现报道如下。
1 资料与方法
1.1 一般资料
    选取2014 年6 月~2016 年6 月期间于浙江中医药大学附属温州中医院进行诊治的100 例不孕症妇女为观察组,选择同时期的100 例同龄健康妇女为对照组。对照组的100 例健康妇女中,年龄最小者为22 岁,最大者为40 岁,平均年龄(32.0±2.8)岁。观察组的100 例不孕症妇女中,年龄最小者为22 岁,最大者为41 岁,平均年龄(31.9±3.0)岁;不孕病程最短者为1.5 年,最长者为8.5 年,平均(3.7±1.2)年;病因:器质性不孕患者48 例,功能性不孕患者52 例;先天性不孕患者45 例,后天性不孕患者55 例。两组妇女年龄面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具有可比性。同时本研究中的研究对象均对本研究知情并签署同意书,且本研究经医院伦理委员会同意及批准。
1.2 方法
    首先对健康对照组和不孕症观察组两组妇女进行阴道微生态状态相关方面的检测,检测指标为白带pH 值、阴道清洁度、念珠菌、阴道毛滴虫及线索细胞,标本采集由临床医生在窥阴器下暴露宫颈,用无菌棉拭子于阴道后穹窿或宫颈口内取分泌物,先取阴道分泌物1 份,行白带常规检查。将两组的白带pH 值、阴道清洁度、念珠菌、阴道毛滴虫及线索细胞的检测情况进行比较,同时比较观察组中不同病因与妊娠史者的检测结果,并以Logistic 分析白带pH 值、阴道清洁度、念珠菌、阴道毛滴虫及线索细胞等因素与不孕症的关系。
1.3 统计学方法
    数据检验方面采用SPSS12.0 软件对数据进行统计分析,计量资料用均数±标准差(x±s)的形式表示,比较采用t 检验;计数资料用[n(%)]形式表示,比较采用χ2 检验;采用Logistic 分析上述研究因素与不孕症的关系,P<0.05 表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2 结果
2.1 两组妇女的白带pH 值及阴道清洁度比较观察组的pH 值异常率高于对照组,阴道清洁度差于对照组,且观察组中不同病因及妊娠史者的检测结果也有明显差异,主要表现为功能性不孕患者的pH值异常率显著高于器质性不孕患者,后天性不孕患者的pH 值异常率则显著高于先天性不孕患者,功能性不孕患者的阴道清洁度显著差于器质性不孕患者,后天性不孕患者的阴道清洁度则显著差于先天性不孕患者(P 均<0.05),见表1。
2.2 两组妇女的念珠菌、阴道毛滴虫及线索细胞检出率比较观察组的念珠菌、阴道毛滴虫及线索细胞检出率均高于对照组,且观察组中不同病因及妊娠史者的检测结果也有明显差异,主要表现为功能性不孕患者的检出率显著高于器质性不孕患者,后天性不孕患者的检出率则显著高于先天性不孕患者,见表2。

2.3 阴道微生态状态检测指标与不孕症的关系分析经Logistic 分析显示,白带pH 值、阴道清洁度、念珠菌、阴道毛滴虫及线索细胞均是与不孕症有密切关系的因素,上述指标均是不孕症发生的相关危险因素,见表3。

3 讨论
    不孕症患者的临床相关研究十分常见,而受多种因素影响,不孕症的发生率一直较高,与之相关的研究也较为常见,其中与不孕症发生发展相关因素的研究亦十分多见[4,5],而其中与机体相关尤其是生殖相关方面密切相关指标的研究较为多见,其中阴道微生态状态方面的研究是其中并不少见的一个方面[6,7],但是此方面的研究在全面性及细致性方面仍相对欠缺,因此此方面的研究仍十分必要。另外,阴道微生态状态的相关指标较多,其中白带pH 值、阴道清洁度、念珠菌、阴道毛滴虫及线索细胞等均是其重要的评估指标[8-10],对其在不孕症患者中的变化研究虽可见,但是研究差异较大,有研究认为其对不孕等方面的影响相对较小,但是也有研究认为,上述指标对患者的间接影响较大,其通过影响生殖系统的健康状态[11-13],从而影响到患者的生育情况,因此对此类患者进行阴道微生态状态的变化研究仍十分必要。
    本文中我们就温州市育龄妇女阴道的微生态状态与不孕症的关系进行研究及分析,主要为将健康育龄妇女和不孕症妇女进行比较,比较结果显示,不孕症妇女的阴道微生态状态相对较差,表现为不孕症育龄妇女的pH 值异常率高于健康育龄妇女,阴道清洁度差于健康育龄妇女,念珠菌、阴道毛滴虫及线索细胞的检出率高于健康育龄妇女,且不孕症患者中不同病因及妊娠史者的检测结果也有明显差异,主要以功能性不孕及后天性不孕患者的阴道微生态状态相对较差,且经Logistic 分析显示,上述指标均与不孕症有密切的关系。分析原因,我们认为上述因素均与阴道的正常状态维持起着直接或者间接的作用,因此其生殖状态受之影响,可能在一定程度上影响到其受孕及妊娠状态等方面[14,15],因此应给予上述指标以充分的重视。其中白带pH 值可从一定程度上反应阴道酸碱失衡的情况[116-18],而此类情况的存在对于精子的顺利通过造成极大的不良影响,同时上述情况的存在还可导致精子活力受损[19], 病原菌也对精子产生破坏作用,甚至吞噬精子[20-22],因此影响到受孕效果。综上所述,我们认为温州市育龄妇女阴道的微生态状态与不孕症有密切的关系,白带pH 值、阴道清洁度、念珠菌、阴道毛滴虫及线索细胞均是对不孕症影响较大的方面,应重视对这些因素的监测与干预。
[参考文献]
[1] 王岩,曹敬荣,闵嵘,等.假丝酵母菌性阴道炎患者阴道微生态环境与真菌药敏分析[J]. 中华实验和临床感染病杂志(电子版),2015,9(6):94-97.
[2] 廖琪,岳新爱,彭英,等.VVC 患者与健康育龄妇女的阴道微生态比较[J]. 现代临床医学,2015,41(6):423-425.
[3] 刘萍,高玲.妇科门诊因自觉不适症状就诊的维吾尔族和汉族女性阴道微生态状况分析[J]. 基层医学论坛,2015,19(31):4441-4442.
[4] Richard W Hyman,Christopher N Herndon,Hui Jiang,etal. The dynamics of the vaginal microbiome during infertility therapy with in vitro fertilization-embryo transfer[J].J Assist Reprod Genet,2012,29(2):105-115.
[5] 陈晓,陈亚琼,侯海燕.不孕症患者术前阴道微生态状况与盆腹腔病变的关系[J]. 国际生殖健康/计划生育杂志,2012,31(4):281-283.
[6] 王月华,钟秀宏,尤淑霞,等.探析阴道毛滴虫感染致女性不孕症原因及预防[J]. 中国妇幼保健,2014,29(16):2648-2650.
[7] 陈仁,刘颖.输卵管性不孕症患者病原体感染状况及用药研究[J].实用预防医学,2014,21(2):212-214.
[8] Funda Yildiz,Nuray Bozkurt,Ahmet Erdem,et al. Effect of pertubation on pregnancy rates before intrauterine insemination treatment in patients with unexplained infertility[J]. Int J Fertil Steril,2014,8(1):77-84.
[9] 唐晓华,江镜全,叶俊凯,等.不孕妇女阴道念珠菌病致病菌分析[J]. 检验医学,2014,29(2):115-117.
[10] Benetti -Pinto CL,Giraldo PC,Pacello PC,et al.Vaginal epithelium and microflora characteristics in women with premature ovarian failure under hormone therapy compared to healthy women[J].Arch Gynecol Obstet,2015,292(1):159-164.
[11] 王雪松,郭玉金.不孕不育患者支原体感染情况和耐药率分析[J].实用预防医学,2014,21(10):1234-1236.
[12] 王水英,黄荷凤.子宫内膜异位症不孕与盆腔内环境及表观遗传学的关系[J]. 中国实用妇科与产科杂志,2013,29(7):545-548.
[13] 胡海蓉,陈晓辉,谭秋梅.生殖道病原菌感染、HPV 感染与妇女不孕症的相关性探索[J]. 数理医药学杂志,2016,29(5):672-674.
[14] 方淑芬,万玉珍,汪利群,等.细菌性阴道病与输卵管性不孕症的关系[J]. 当代医学,2013,19(32):113-114.
[15] 罗金秀.不孕症妇女细菌性阴道病感染情况分析[J].实验与检验医学,2014,32(3):344-345.
[16] 谭文举,岳磊,张蕊,等.阴道微生态失调性女性不孕症中医证型分布规律研究[J]. 中医药临床杂志,2016,28(6):796-798.
[17] 秦晓梅,孙成华.不孕症女性阴道微生态状况分析[J].中国性科学,2016,25(8):88-90.
[18] 郑阳,刘旭华,刘志磊.郑州地区560 例不孕症妇女阴道微生态分析[J]. 中国卫生检验杂志,2016,26(9):1294-1296.
[19] 陈绮华,黎健勇,黄可佳.探讨佛山地区育龄妇女阴道炎合并加德纳菌感染与不孕症的关系[J]. 医学检验与临床,2015,15(1):52-53.
[20] 翟连臣.不孕妇女阴道分泌物病原学检测分析[J].中国药物经济学,2014,9(1):164-165.
[21] 龙梅,田翠芸,王松峰.不孕症患者盆腔粘连程度与阴道分泌物及腹腔液中支原体和衣原体感染的关系[J].新疆医科大学学报,2015,38(8):988-990.
[22] Ramadhani MY,Mirambo MM,Mbena H,et al. High prevalence of Chlamydia trachomatis infection among infertile women in Mwanza city, Tanzania:A need to introducescreening and treatment programme[J]. Sex Transm
Infect,2017,93(2):111.